下雪了

看到用天气做标题,就知道一篇文章的无聊程度。就像小学时,对付老师布置的日记,总是想方设法把前后一个礼拜的天气都编进去凑字数。天气实在过于变化多端,人类用所有文字都无法记载穷尽。据说在英国,人们的谈话都会先从天气聊起。天气在英国语言里的作用就像中国诗歌里的比兴。

所以今天是无聊的一天。黎明开始之前,初雪凝结在地面的纯白已经变成泥泞。被压低的树枝懒懒躺在空中。堆在窗台的雪,偶尔反射起阳光,应在墙上,一片斑驳。

从见微知著的角度看,今天是所有工作机会离我最远的一天。
有公司录用我的消息,比我想象的传播的更广。在国际互联网全面瘫痪的这一天,各个渠道的声音在我身旁响起,祝贺询问打趣冷水,都冲着这个遥远的offer奔袭过来。真是六度原理的最好注脚,或许昨天上午萨达姆也知道了中国有个小男人找到第一份工作。
之后该蝴蝶效应发挥作用。遥远的offer像早有预谋一样,迟迟不来——就因为我多接了几个电话。

韬光养晦,初雪未晴

Today’s Quote: 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 旧约·传道书 3:11

8 Comments

  1. 耶律 says:

    恭喜狗狗啊~有offer了~不会是去IraQ做刽子手吧~:P

  2. 小yo says:

    :(狗狗啊~~~俺知道这个消息不开心的很

  3. 三郎 says:

    为什么第一篇文字不能留言。

    好久没有看到狗狗的文字了,这几天宁波的天气诡异,温暖的如同初夏。

  4. 飞鸟与花 says:

    谢谢三关心。我害怕看到出人意料的回复

  5. 三郎 says:

    哦,明白,年末将近,祝好。

  6. 飞鸟与花 says:

    三,你还是老样子
    年后可能去上海,得空相见否?

  7. 三郎 says:

    或有可能吧,神往也可呀。

Leave a Reply to 小yo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