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祖

鼻祖, 是法语kiss的意思.

有一次,走出航站楼的时候,听到女孩用成都话嗲嗲的同家人电话,突然就有置身首都国际机场的感觉. 那是一切第一次的开始。新生活的第一站,听到一声纯正的京片子,我一下子苏醒过来,这里是北京,这是新的领域,那么广大的地域等我去见识,好奇心和胜利的欲望压过了悲伤。

其实是另一场白日梦的开始。一直以为坚强可以抵御一切,被欺骗和捉弄的时候不过笑笑而已。都是自欺。专属心理学家讲,心理防卫让人慌不择路,而且往往自以为躲进了安全地带。

 

在大巴上颠三倒四的睡,不过十分钟,窗外又是熟悉的景物. 胃里依旧翻腾。真的很痛。

 恍惚的感觉

耳边的话还留着温度。软绵绵的梦,身边白皙的面庞。熟睡时,灵魂附体一般说起早就弃如敝履的话。在我唇边,有你的等待。

像做梦一样。我知道,我回到你们的世界了。

 

 

 

2 Comments

  1. San says:

    那个什么,貌似你的邮件我还没有回复,抱歉。

  2. 耶律 says:

    沙发没抢到。

Leave a Reply to 耶律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