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鸟

20世纪第二个10年, 人类在隆隆炮声中伴着横飞的血肉进入现代社会, 接受洗礼后的文明世界开始痛苦地自新. 艺术、科学、信仰, 像发疯的野草一样生长, 在旷野和四处俘获毫无防备的新人类. 人类在新的领地寻找生活, 荆棘在野草中蔓延. 也许被俘获的不只刚被旧生活抛弃的男女, 落在尘世间的、神的仆人和使者, 同样躲不过一轮轮侵蚀.

欧战结束, 被过度恩泽的旧大陆逐渐沉沦, 智慧与财富被丢弃, 高贵人与卑贱人同睡一床. 新大陆开始把自己装扮成救世主新的领地, 满足它一直宣称的虚荣. 而另一处的荒芜土地慷慨地敞开胸怀, 哺育被遗弃的流民. 澳洲大陆就这样一边见证着旷世征战, 一边正式进入了青春期.

20年代的澳大利亚, 一切都充满野性, 充满未被驯服的危险. 这里天地都是一片灰黄色, 没有被玷污也没有被启迪, 光从这一点来说, 故事开始的地方一片混沌, 亟待开垦. 于是刚抛弃世人的神和刚被抛弃的人都妄图征服这片陆地, 神人交战的场景活生生的在此处展开, 他热烈奔放, 远不似撒旦背叛的怨愤和不羁. 神的仆人降生在战场中央, 他的主替他预备了一切, 羊羔, 旷野, 山丘, 当然也有荆棘. 而人以自己摇摆不定的生命力, 想在抛弃与背叛间寻得一丝安稳. 这绝无可能. 他们唯一的依靠, 是造物之初赐下的人性, 以及始祖亚当被定的诸罪.

下一步, 故事这样发展: 当神的仆人被众多饥渴的羔羊弄得心里憔悴之际, 荆棘的种子开始发芽, 一切情节都合理的展开, 荆棘也旺盛的生长. 牧师意识到危险时, 他的心几乎已被夺走, 魔鬼为他栽种荆棘, 他也开始做别人的荆棘. 即使他终日不忘为上帝服务, 即使他在起落不定的处境中也寻求神, 可是荆棘终究无法结果. 也许这就是命定, 就像他命定会成为Cardinal, 用红色来纪念未能迸发的热情.

事实会证明, 虽然浑身透露着矛盾和滑稽, 命运是颠扑不破的. 事实就是这样, 坐上世俗中最圣洁的座位, 却意味着没有果实的人生. 日光之下了无新事, 既然神的独生子也躲不过先知说的预言, 卑微的仆人自然不能胜过使徒的教导, 荆棘岂可妄想结出葡萄呢. 荆棘是善的障碍, 是一切恶的化身和魔鬼的刺. 可是, 我仍然很想知道, 是否真有人能听到荆棘鸟的绝唱.

荆棘鸟讲述的故事只在那个特殊年代发生着, 当岁月的脚步远去, 极具逻辑和戏剧性的故事就成了传说. 在恰当的时间地点, 传奇, 只是按照他该有的脉络发生了.

8 Comments

  1. 飞鸟与花 says:

    貌似以前读过其中的一句话:让树上最尖锐的一根荆棘插进自己柔弱的胸口,伴随着鲜血奄奄地流出,荆棘鸟便唱出了生命里唯一一次的歌,那即是传说里最凄美的歌。

    觉得你应该去阅读《道林格雷的画像》。

  2. 野驴 says:

    可惜你永远是“拉耳福”,我却做不得“麦其”:)

  3. 野驴 says:

    补充一下:为什么留言和飞鸟的时间是一样的呢?呵呵。

  4. 三郎 says:

    貌似以前读过其中的一句话:让树上最尖锐的一根荆棘插进自己柔弱的胸口,伴随着鲜血奄奄地流出,荆棘鸟便唱出了生命里唯一一次的歌,那即是传说里最凄美的歌。

    觉得你应该去阅读《道林格雷的画像》。

  5. 飞鸟与花 says:

    Q, 我很高兴的是, 我是做不了拉尔夫的:)
    三, 我也读到一句话: 荆棘鸟,一生只歌唱一次,歌唱结束会把它的身体深深地扎进那枝荆棘里. 谁谁谁的画像, 是往尔德上上世纪的作品么? 我想我不大敢于接触他的作品.

  6. 三郎 says:

    是王尔德那厮的。

  7. 桀桀同学 says:

    我怎么觉得,着仿佛是一堂历史课?
    就是太短了,不甚过瘾

  8. color says:

    很喜欢这部小说,拉尔夫几乎是完美的。。

Leave a Reply to 三郎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